您现在的位置:?台海网 >> 新闻中心 >> 军事 >> 中国军情  >> 正文

对话一级军士长周军生:一位潜艇老兵的“深海之路”

www.haotaohuo.com 来源: 解放军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

对话南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一级军士长周军生——

一位潜艇老兵的“深海之路”

■陈国全 雷 彬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周演成

路,可以很短。一艘潜艇长度大约百米,柴油机舱约占总长的六分之一。短短距离,是他最常走的路。

路,可以很长。从18岁离开家乡,当上人民海军潜艇兵,到现在成长为一级军士长,他走了28年。

这是看得见的路。在老兵心里,其实还有着一条“看不见的路”——

“这些年,您都随潜艇去过哪里?”记者问。南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柴油机技师周军生思索片刻,嘴里蹦出两个字:“深海。”

简单的回答并不代表性格高冷。记者到访,让这位常年巡弋在深海的老班长有些不适应。

“就像走夜路的人,突然被灯光打在脸上。”周军生始终觉得自己“很平凡”。

然而,就像纪录片《蓝色星球》呈现的那样,再深的海里都怒放着各种各样独特的生命:就算阳光达不到那里,它们依然能依靠自身发出闪闪的光亮,让海底世界绚丽多彩。

在记者眼里,以周军生为代表的潜艇兵就是这样“独特的生命”。他们悄无声息,默默无闻,坚定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和使命,在平凡的岗位上演绎着别样的精彩。

也许,把目光投向周军生,收集这份来自深海的“光亮”,能让我们更深地体会到人民海军不断破浪前行的动力源自何处,也能让我们更加坚信——这条“平凡之路”,通向更远的远方。

“1号螺栓”情况正常

头晕,胸闷,脑袋阵阵刺痛,这是记者置身于潜艇柴油机轰鸣声中最直观的感受。

打开百度搜索“噪音”,智能化的搜索引擎列出好几页“噪音作业对人体的危害”。同样,当关键词改成“高温”,又跳出数十条。两者叠加在一起,会是怎样的煎熬?

熟悉潜艇的人都清楚,潜艇内部就像复杂的人体器官。成千上万的仪器,设备,管路,阀件如细胞组织一样有机分布,潜艇官兵就工作,生活在其间有限的“缝隙”里。

周军生负责柴油机舱,复杂的管路系统穿梭其中,中间过道仅容一人通过。这一狭小空间,就是周军生的战位。

记者下到潜艇时,官兵们正调试设备。见到记者,周军生从设备缝隙里爬出来。刚想和记者握手,他看到自己满手都是油污,赶紧在衣服上擦了擦。

周军生皮肤黝黑,头顶已有丝丝白发,一笑,眼角的皱纹就聚成一朵花,看起来像个“小老头”。艇上的官兵都亲切地叫他“老军”。

之所以叫“老军”而不是“老周”,是因为大家觉得,这位肩上扛着一级军士长军衔的老兵,是位“真正的军人”。

在周军生眼里,柴油机舱是潜艇的“心脏”,如果出了问题,系统失去动力,潜艇就得“趴窝”。这在作战行动中往往是致命的。在柴油机旁守护了这么多年,他就一句话:“不管咋干,保证潜艇在大海里游个舒坦!”

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
相关新闻
Baidu